本校的小流氓

佐助的未来

结局的时候,佐助已经十七了,但已经过完了常人的一生,我觉得他的生活已经没什么盼头了, 家人死了,跟美琴妈妈富岳爸爸到底没有好好的道个别,只有哥哥回忆中的一句“照顾好佐助”,也没像鸣人一样好好说一声“我长大了”,还有多好的阿婆,那么多族人都死了,这个遗憾估计到死都完不了。
目标(哥哥)没了,他之前在村里,在蛇窟,多孤单多糟糕的环境都有仇恨这个梗撑着他,知道真相之后也不过是仇恨转移罢了,他永远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他大部分时间都围着哥哥转,他从他哥哥的言传身教中确定了哥哥的做法并决定模仿,然而鸣人说“鼬哥否决了自己(包括现在的你),他走上了正确的路(我的)”瞬间他就迷茫了。
理想破灭了,他真正上战场的时候已经决定了要走的道路:世界公敌。鼬哥都没想到这。其他人更是只是一知半解,他第一次明确说出来是对六道仙人,六道那老头多聪明啊,两个儿子前科在前,他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,因为与其说是他的两个儿子的纠葛不如说是他和长子因陀罗的分歧,阿修罗到底还是太年轻,被他爹像历练一样送上了与哥哥的战场,而且阿修罗之前完全不够看,被老爹传承后才勉强磨死哥哥。而因陀罗……小时候就被黑绝引偏了,可以说带有严重的辉夜姬色彩。六道因为这个结果,其实也怀疑到底哪一方是对的,所以他两方力量都给,还说未来你们自己打完辉夜再决定。在佐助看来这其实是肯定了他的。到了鸣人那里,鸣人的中心思想是“未来要靠同伴一起创造”所以他对佐助独自承担乃至独裁不能认同,他是潜意识的认为人心向善的,但他没确切的说出来。而佐助的中心思想是“人都是有私心的,只有自己这种了无牵挂的人才能不偏不倚,私心会导致斗争,而能力高低是私心的基础,这是无法解决的,(除非消灭天赋和努力,但那跟死了有什么两样),人世的黑暗是无法避免的,只有用铁的秩序限定才能控制”为了避免这种秩序被人利用,只能相信自己亲自操刀。这和人心向不向善没关系,当然我觉得对这他也不可能有多好的认识。所以无论是为了保障自己的无私还是确定自己的武力天下第一,他都要杀鸣人,这已经完全撇去感情接近疯魔了。讲实话鸣人佐助之间我更喜欢佐助,佐助的冷漠佐助的疯魔……之后他们就轰轰烈烈的打了起来。

说真我觉得,他们都有对和不对的地方,关键是他们的中心思想不相冲,是可调和的。而且最终目的都是“大家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”可惜……打到尾声大家一拳一脚全都没气了就是不肯放弃,放弃就是输了,放弃就是否定过去的自己……就是从此放开你的生命,永不相见(鸣人)所以那一段看起来完全像小孩打架,只有小孩子才那么执着那么固执那么舍不得放手。你看佐助打得多狠,他就那么迫不及待的和过去断交,就怕晚一秒自己就动摇了,他说鸣人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我,他真正想说的是我已经做好觉悟了,你快放手让我去地狱,这样就可以证明最爱我我最爱的人已经死了,这样我在地狱就不会知道我丢了多好的羁绊,就不会,那么难过了啊!鸣人也是那样拳拳到肉,打的那样疲倦那样想哭。那个时候是两个人唯一只为了对方的时候,完全没考虑无限月读,你看鸣人就是快死了做梦才想起来。之后他们躺在地上刷脑内剧场,看到的是两只小时候多么孤单多么……庆幸的远远望着对方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特殊的人,在你最糟糕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,他从不安慰你,他就像空气永远陪在你身边,你甚至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你的孤独,但你知道他可能会难过时你也会难过。而你有他陪伴就没有那么寂寞了。最可能当初什么都感受不到,之后一回忆哪里都有他,这种人一生遇上一个,一辈子都忘不掉。后来别看两个人聊的都是私人情感,其实这是扭转佐助思想很重要的一段,他是从这真正认识到了人的感情有如此巨大的力量,人与人有沟通的必要,这是改变世界必须的力量!思想一拐过来,理智就归顺了,更别提本来就压抑的感情了

我觉得佐助最好的结局是死在这里,因为他说他输了,那么革 命的时候操刀的就肯定是鸣人,我真不觉得鸣人处理的好这种人心置换事件,只有佐助来才合适,原因他说了——了无牵挂,又冷漠又强势而且还有颗爱人的心,虽然爱的都差不多死了,但他可能比鸣人更懂爱,因为鸣人太博爱了,当他碰见逼着别人二选一的时候一定会插手,而并不是每次都会有好结果,世界的不公太多了。变 革不会变好,那就完全违背他认输的初衷了。而且佐助已经彻底没事干了,就算没大结局鸣人迟早成家,哪怕对象是小樱他也不会像从前一样了,因为他不想拖欠他了。佐助彻底闲了,生活目标全没了,这时候就会有一种空虚,觉得自己活不活着都没必要,说白了就是自我厌弃,要是他为了鸣人才活下去那就彻底悲剧了,太累了。这么一说又觉得大结局合理了,佐助去看世界,鸣人学习如何当一个好火影,因为佐助他其实并没有与普通人接触的经历,鸣人相对还好一点,所以他不了解常人的爱恨情仇,给他树榜样的都不是正常人,所以他一直没长大,一直特纯粹,他的心理年龄停在七岁从没涨过。之前读过一句话:人长大了,就是要跟世界和解的。佐助真正长大的一天,就是他真正理解了人人都有痛苦,除了大的苦痛之外,普通人更多的是小而琐碎的痛苦,只有他理解解决小痛苦的必要时,他才能够完美操刀变 革了